孔子故事 | 四子侍坐

2019-4-23 08:06 1 0
简介
子路、曾晳、冉有、公西华陪孔子聊天。孔子说:“不要因为我年纪比你们大一点,就不敢讲了。你们时常感叹没有人了解你们呀!假如有人了解你们,你们打算怎么做呢?”子路不假思索,抢先发言,说:“一个拥有方圆百里 ...


子路、曾晳、冉有、公西华陪孔子聊天。孔子说:“不要因为我年纪比你们大一点,就不敢讲了。你们时常感叹没有人了解你们呀!假如有人了解你们,你们打算怎么做呢?”

子路不假思索,抢先发言,说:“一个拥有方圆百里、千辆兵车的中等诸侯国,夹在大国中间,外有强敌,内遇饥荒,如果让我治理,用三年功夫,就可以使人人勇敢善战,而且还使众人中规蹈矩。”

孔子听了,微微一笑。

“冉求,你怎么样?”孔子询问道。

冉求说:“一个纵横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国家,如果让我去治理,用三年时间,就可以使老百姓富足起来。至于修明礼乐,那就只有等待贤人君子了。”

“公西赤,你怎么样?”孔子又接着询问。

公西赤说:“我不敢说能做到什么,只是愿意学习。宗庙祭祀的工作,或者是诸侯会盟,朝见天子,我愿意穿着礼服,戴着礼帽,做一个小小的赞礼人。”

孔子看看曾点没有说话,于是问道:“曾点,你怎么样?”

只听瑟声渐渐稀缓,然后铿然一声停住了,曾点放下琴,站立起来,说:“我和他们三人的想法不一样呀!”

孔子说:“那有什么关系呢?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!”

曾点说:“暮春时节,天气和暖,春天的衣服已经穿上了。相约五六位成年人,六七个少年,一起到沂河里洗洗澡,在舞雩台上吹吹风,唱着歌走回家。”

孔子长叹一声,说:“我赞成曾点的想法呀!”

子路、冉有、公西华都出去了,曾晳在最后,问:“他们三个人的话怎么样?”孔子说:“也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!”

曾晳问:“你为什么笑仲由呢?”孔子说:“治理国家要讲礼让,他的话却一点不谦让,所以笑他。”


原载:《儒家故事》

收藏 邀请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精彩阅读

推荐资讯

广告位

手机版- 子慧源儒学馆

北京爱思英才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| 曲阜市子慧源传媒科技有限公司

Tel:0537-6050939 | 刘老师:13165182733 | 万老师:18654796816 | 老师:18705373297